断想

只做一个爱笑且自由的圆脸姑娘

       我愿透过灵魂认识你
  我处于一个崭新的时代,但我没能足够了解这个时代。
  孤僻,像是一个标签贴在我灵魂深处。我尝试少说话多做事,却没那么容易,我的性格过于疯癫,相识者甚多,只能谈笑,若交心,便成了一个笑话。
  这短暂而又漫长的十多年间,我像是台下的观众,学会的除了看戏、鼓掌、喝彩,便再无其它。
对于这样的现状,不能说满意或是厌恶,习惯也许是最好的诠释。
  ……